Иван

CP向:露+任意(露厨晚期)
标注:是过激苏系,精苏一个,会敌视苏修。
误区点明:[我表面对你多友好就证明我其实对你多(消音)]

【国尉组】莫斯科街头的电话亭(上)

#是自己构思的一篇相当有毒的东西

2009年

在莫斯科的街头,有个不怎么起眼的电话亭,通体漆着鲜红的油漆,铁皮外表上有些许锈痕,但大体上整洁得体,没有任何污秽,原本,它就是一所普通的电话亭,在这个人人都用手机的年代,很少被使用过。

但自从网络上的那条论坛上的信息流传开来后,这个平凡的电话亭,就不再那么平凡了,甚至增添了一丝诡异的色彩。

[你听说过莫斯科XX街头的那个红色电话亭吗,听说在午夜可以帮人实现愿望……]

大多数人觉得这不过是无聊的人制造的流言罢了,没有去理会,谢尔盖·科斯杰科起初也是这么想的,他是一名普通的公司保安,但就在前不久,公司倒闭了,他也就理所应当的跟着失业了。

这些天他忙碌在外希望找到一个可以维持生计的新工作,但就像是被命运捉弄一般,全然无果,这天午夜,他从酒吧往家走,月光透不过乌云密布的天空,只有几盏街灯可以为他照亮,谢尔盖想了想他为数不多的积蓄,虽然他曾投过一次保险,但是又没有意外会发生,再说了,谁希望用自己的命来换保险的赔偿金呢,谢尔盖自嘲刚才那荒谬的想法,闭着眼摇了摇头,再次睁开眼睛时,他发觉视野里竟多了一抹红色,在黑夜中格外醒目,那是一所电话亭,就静静的伫立在那里。

谢尔盖顿时想起了之前网上的那个流言,吞咽了一下口水,万一……会是真的吗?他觉得腿突然不受控制的向那里迈过去,但实际上谢尔盖很清楚,那不过是他的好奇心在作祟,当他慢慢接近电话亭,三米……两米……一米的时候

[铃铃铃——]

一声刺耳的电话铃声就在面前响起,震的话筒都在不断发颤,谢尔盖一时条件反射的做出了拔枪的动作,然后才反应过来,他早就不是克格勃的大尉了,甚至连个保安也不是了

[铃铃铃——]

谢尔盖觉得那声音就像是有魔力一般让人控制不住的想弄清楚,电话到底是谁打过来的,谢尔盖深呼一口气,他庆幸自己还是个无神论者,肌肤终于触碰到了冰冷的话筒,他顿了一下,然后把话筒抽离了电话

[你好同志,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吗?]

那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还很年轻,大约在20岁左右,硬要形容的话就如同西伯利亚的雪花一样清冷,但又不失柔和。

谢尔盖从通话内容上判断这应该是一起恶作剧,但真正意义上来讲,又行不通,对方是如何知道有人在这所电话亭旁边的,是巧合?那也太难以置信了,毕竟刚才自己一路走来,未见一人 ,正当谢尔盖陷入思考之际,那个男子的声音又响起了

[同志?还在的话为何不说话?还是说,真的没有想要实现的愿望吗?]

这次谢尔盖抓住了那番话里的重点,对方知道他还在,不,说不定仅仅是对方的猜测,谢尔盖马上否定了这个观点,他急于搞清楚这个男人的来历,是真的能够实现愿望,还是在装神弄鬼。

“很久没有听到有人叫我同志了,但我并不讨厌这个称呼,如果你真的能实现我的愿望,就给我一些卢布吧,不,很多卢布。”

正当谢尔盖想着对方会如何实现他的愿望时,是从天而降一堆卢布,还是对方亲自现身把钱给他?电话那边却突然被挂断了,谢尔盖一时僵在了原地,过了一会儿觉得那果然只是个恶作剧罢了,他报复性的踢了一脚电话亭,然后把话筒挂回原位继续往家的方向走。

正当谢尔盖回想着刚才电话亭事件的重重疑点,身后突然想起了巨大的鸣笛声,他立刻猛回头,却只看到一片刺眼的白光,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身后有车,谢尔盖凭借着优秀的反应力拼命向一旁闪去,但由于离汽车实在太近了,导致他还是没能躲过被撞飞的命运,他感到自己像一片羽毛一样轻飘飘的飘起,又像一块石头一样重重的跌下去,之后便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