Иван

CP向:露+任意(露厨晚期)
标注:是过激苏系,精苏一个,会敌视苏修。
误区点明:[我表面对你多友好就证明我其实对你多(消音)]

【国尉组】我是您的莫斯科2

#国尉组
#人类苏出没
#有乱七八糟的设定问题
#以及……什么这东西还有2?

谢尔盖烧好水后,准备去叫正斜靠在床头边看书的伊利亚,说服他去洗澡,但刺耳的手机铃声却不合时宜的响起,瞟了一眼电话号,本着职业道德,他接了,接完后就叹了口气,心说不该来的全都赶在这时候了,然后就匆匆套了件外衣,直接出了门。

伊利亚那边听到门口处的动静也只是放下书看了一眼,并不拦着谢尔盖追问些什么,等到再也听不见一点动静的时候,就把书拿起来接着看。

等谢尔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事发的突然,大致就是一伙劫匪趁着晚上袭击了他所在的安保工作还不太完善的一家公司,虽然报了警,但莫斯科警察的办事效率是众所周知的,这可急坏了公司老板,所以实在没办法了才把他们紧急召去,幸好没有人员伤亡,他们也十分的幸运一边同犯罪分子周旋,一边成功的拖到了警察赶到。谢尔盖回顾了一下仿佛混混斗殴的战斗场面不禁产生了一种“给自己一把RPG根本没有接下来的麻烦事了”的想法。

但谢尔盖马上把这个荒谬的想法从脑子里驱逐了出去,与此同时他也把钥匙插进了自家门锁,嘎吱的开门声在夜里显得格外刺耳,迎面的第一眼,就是从卧室门口透出的昏黄灯光,等谢尔盖靠近后,惊讶于伊利亚居然还在看那本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托尔斯所著的《战争与和平》。

谢尔盖此时也没功夫管伊利亚了,他需要立刻洗个热水澡来解乏,毕竟灰头土脸的面容显得有些滑稽,他十分希望热水器的质量过关,那样水便还是热的,要不然电又被白白浪费了,谢天谢地它是个好热水器,谢尔盖走进浴室用手试过水温后想。

洗完后他开始坐在伊利亚床边,看着他继续看书,就好像书里有个吸铁石,把他牢牢吸住一般,伊利亚察觉到有道视线一直盯着自己,就抬起头,把书合上,

“我还没有问过你,你怎么知道我在那的?”

“您知道,我死杀过自己”

伊利亚点头应了一声

“记得,听你之前提起过”

谢尔盖继续说到

“那个时候,我失手杀了过去的自己,子弹就那么打穿了他的胸膛,所有人也都以为我人间蒸发了,毕竟连骨灰都没剩下,实际上我是被传送回了另一个地方,一切都还没开始的时候,但不知为何记忆还在,也许是出了差错,于是我就接着回去继续开始拯救切尔诺贝利的计划,第一次的时候我失败了,但到了2000年以后,我就怎么也找不到您了,我到处找人打听,甚至给他们看照片,终于有个人说见过,称当时您昏迷在莫斯科的某个街道处,他当时把您送到了医院,但后来他就被告知,您被人接走了,于是我再次利用了他们的时光机回到了过去,这次我就是根据地点才找到了您。”

伊利亚笑了笑,阴恻的笑声与脸上温厚的笑颜甚不相符,似乎在回忆一件可恨至极的事情

“他在我昏迷之前把我送出了克里姆林宫,并且也没让我见到新生的那位国家意识体,他把我丢在莫斯科的随便一个地方,想等我醒了自己学着在莫斯科作为一个普通人活着,目的阻止我再回去干扰他们,当然也没给我留下任何卢布或者是可以用来变卖掉的东西。”

谢尔盖此时也大概猜到了伊利亚口中[他]的身份了,但没有再说什么,伊利亚回忆了一下谢尔盖刚才话里行间,忽然像是抓住了某个重点一样

“这么说你和我已经见过很多次了,而我还不知道?”

谢尔盖回忆到

“至少有两次了”

他还想接着追问,谢尔盖却话题突然一转问道

“您要不要洗个热水澡?水已经烧开了”

伊利亚也是佩服他,怎么又绕回这个问题了?

算了,反正也没什么坏处,伊利亚自暴自弃的一边这么想一边试着从床上坐起,结果稍不注意,失去了平衡,导致身形晃了一下,谢尔盖伸出手想帮他,但伊利亚坚持声称道自己已经快适应人类躯体了,于是谢尔盖劝说无效,就眼睁睁看着伊利亚硬着头皮自己下床扶着墙边往浴室的方向去了,谢尔盖拿起伊利亚放在床头的那本书,也准备再看一遍以此来消磨时间,

“咣当——”

浴室的方向突然传来一阵巨响,由于之前在克格勃练就的条件反射,谢尔盖迅速冲到浴室门前憋足了力就是一脚,直接踹开了不算牢固的浴室门。

“您没事吧!”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原来伊利亚只是还不习惯人类的行动方式才滑倒了,还顺手打翻了洗脸盆,连着里面的瓶瓶罐罐,才造成了那声巨响,谢尔盖只能在伊利亚能杀人的目光中立刻转过身然后退了出去。

偷窥国家洗澡,这莫须有的罪名怎么算?但谢尔盖转念一想,他都已经不是国家了,现在和自己一样是个普普通通的人,而且是男人,但这不表示自己就可以对他失了敬意,于是谢尔盖就守在隔壁,直到伊利亚从浴室出来,穿好自己为他准备的睡衣,关了灯上床,谢尔盖这顿觉睡的才算安稳。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