Иван

CP向:露+任意(露厨晚期)
标注:是过激苏系,精苏一个,会敌视苏修。
误区点明:[我表面对你多友好就证明我其实对你多(消音)]

【转载】雪夜[史向,CP苏露,虐慎入](8)

冬妮娅和娜塔莉亚走后,伊利亚拿着两份条约直接去见了伊万
“这就是娜塔莎要跟我说的事吗?”伊万看着眼前的互助条约,欲哭无泪。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曾经那个可爱的孩子变成这副模样
“签字吧!”伊利亚只是政府,他可以替国家外交,但这两份条约是国家对国家的,还需要伊万签这个字,才能令合约生效
“你……”伊万想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难道是……不!不会的!想到这里,伊万的声音有些颤抖“你见过维卡了?”
“嘭!”的一声,伊利亚的手重重拍在桌上,冷漠的眸子瞬间被恨意填满,冰冷的话从齿间溢出“签字!”
果然!伊万心中长叹一口气,把条约翻到最后一页,伊利亚的签名却让他愣住了,浓烈的不安让他不禁问出声“你要建国?”不!不要回答!
“是!”伊利亚并没有如他所愿
在看到互助条约的第一页时,伊万以为这只是个同盟条约,现在他知道了,这是吞并条约,是苏维埃吞并这三个国家的条约。他需要伊万签字,因为他还不是国家,所以需要伊万这个傀儡国家,签上这个代表国家拟体的字
“放心!这不是吞并”伊利亚当然知道伊万心中所想“这是联盟,他们会作为联邦成员国继续存在”
“那么我呢?”伊利亚是从他这里诞生的,要成为国家必将是代替他,就像当年他和冬妮娅、娜塔莎代替留里克一样“你……”真的这么恨我吗?
“你跟他们一样,作为联邦存在,而我是作为中央控制你们的行政外交!”伊利亚说得理所当然
天真!伊万脑中立刻跳出这个词“你就这么自信?”从年龄上来看,伊利亚真的太小了,很多事他都不知道,当年基辅罗斯分裂成十多个小公国,留里克作为名义上的共主,苟延残喘了几百年,连蒙古都没能杀死他,却在伊凡雷帝宣布自称沙皇时消失了
因为那时通讯不畅,伊万又刻意封锁了消息,没有人知道留里克到底是什么时候死的。蒙古占领罗斯地区后,伊万跟季米特里[特维尔公国]为了“全罗斯大公”的称号竞争得如火如荼,罗斯地区仿佛成了这两个主角的角逐舞台,而留里克因为存在感太低而被忽视,很多人都以为他是被蒙古杀了。伊万却知道他一直都是存在的,然而在伊凡雷帝宣布成为沙皇之后,伊万就再也找不到留里克了
如果仅仅只是这份条约,伊万当然不会消失,可如果伊利亚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国家,那便将是伊万的死期。可这个字他却不得不签,他虽然被囚禁在冬宫,但外面的人可以来见他,从他们口中伊万也知道伊利亚对外的狠辣手段。一股悲凉从心底而起,却让他此刻混乱的大脑清醒了不少,伊万迅速分析的这几天来看他的人带来的情报,暗暗下了决心,提笔在纸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伊万·布拉金斯基

这趟圣彼得堡之行虽然并非伊利亚自愿,但结局却令他非常满意。伊万依旧被关在冬宫,并且以圣彼得堡近期的动荡为由,禁止所有人去探望他,成了真正的囚禁
而伊利亚并没有应冬妮娅所求去喀琅施塔得要塞了解情况,而是回到莫斯科继续自己的工作
伊利亚回到办公室就看见弗拉基米尔坐在椅子上,一手拿着一个空酒杯,眼睛直盯着它发呆“弗拉基米尔同志!”伊利亚试图将他从沉思中唤醒
“啊?”弗拉基米尔涣散的双眸瞬间凝聚,看向伊利亚时还剩些迷茫“怎么了?”
“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伊利亚拿起他手中的酒杯,倒满后又还给他“喀琅施塔得那边有什么变动吗?”
“不,我是在想……”弗拉基米尔的话顿了顿,抬眸看向他“你该什么时候建国”
伊利亚看他口不对心的样子,就知道他没说实话,干脆坐在他对面,也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这个不急,先把眼前的事解决,除了国内问题,我还需要把我们的联盟扩大一些”伊利亚说着双睑微合,眸中的紫罗兰色早已不再纯粹的,而是染上一抹瑰丽的红“如果他们再不识时务,战争是必不可少的”
弗拉基米尔喝酒的动作顿了顿,他总感觉伊利亚最后一句话是对他说的,然而事实好像也就是这样——伊利亚正目不斜视地盯着他“我……”弗拉基米尔想了想,决定还是说吧“有个疑问……”
伊利亚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实意他接着说
“政治局的事你早就看出来了对吧?”决定不藏着掖着之后,弗拉基米尔放松了不少“你为什么要默许?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斯大林在控制我们!”
面对这一声声的质问,伊利亚从容一笑“我不但默许,还支持,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弗拉基米尔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眸中满是不可置信“为什么?”
“我现在要开个会,你能召齐人吗?”
“我……”一句话就把弗拉基米尔噎得没了动静,事实是,他召不齐,现在国内还算稳定都召不齐人来开会,内战的时候就更别想了
看他回答不上来,伊利亚继续道“斯大林同志很聪明,政治局原本是最没用的,却在他手上变成核心机构,说不定,他会是我们下一任上司呢!”伊利亚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你也别纠结那么多,把眼前的事解决再说吧”伊利亚说完,转身就要走
“伊利亚”弗拉基米尔突然站起来拉住他“你……打算怎么对我们现在的上司?”伊利亚刚才的话,让他心底不自觉涌现出一股不安
“弗拉基米尔!”伊利亚把他的手拨开“我们的目光要放在未来”
一句话,彻底凉透了弗拉基米尔的心,直到伊利亚离开,他依然僵在原地,此时的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多幼稚,他竟然妄想控制伊利亚,却不知道伊利亚根本就没有心。
伊万也是,列宁也是,不管他们对他有多好,在利益面前都不值一提,如果说他对伊万态度的转变是因为伊万的背叛,那么上司呢?
弗拉基米尔最终放弃了继续思考这事,拿起一瓶酒直接对瓶喝完后重重地把酒瓶放在桌上“要么就是伊利亚脑子有病,要么就是我脑子有病”

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一个缝,弗拉基米尔闻声望去,就看见那个金色的小脑袋,顿时温柔注满心底“伊诺娃,有事吗?”
伊诺娃走了进来,拉着弗拉基米尔的手,另一手抚向他紧蹙的眉,想把他抚平“哥哥,有什么苦恼吗?”
弗拉基米尔把伊诺娃拉进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小小的身子满是糖果香味“又去看上司了?”
“嗯!”伊诺娃乖巧地点了点头,上司很喜欢她,每次都会送她一堆的糖果,伊诺娃拿出一颗包裹在精致糖纸里的糖果,递给他“哥哥吃吗?”
“不用了,哥哥不喜欢吃这个,哥哥就是觉得奇怪,伊诺娃这么可爱,上司喜欢你是情理之中”说着有些咬牙切齿“可为什么伊利亚那个死小孩他也一样喜欢?”真不值得
“嗯?”伊诺娃不知道怎么搭话,剥开被弗拉基米尔拒绝的糖果吃了起来
也只能安慰自己,上司对小孩没有任何抵抗能力,不管是像自家妹妹这么可爱的,还是伊利亚那种招人讨厌的
伊诺娃像小仓鼠似的,嚼着一颗又一颗的糖果,脚下的包装纸越来越多,这舒心的环境让弗拉基米尔不由放松,脑子也开始想了些乱七八糟的
“上司!您在干什么?”弗拉基米尔看着列宁办公桌上一堆的玩具和糖果,不由扶额,上司对小孩子的喜爱真不是他能想象到的,再一次庆幸自己是被普列汉诺夫带大的,不然他的童年一定会是个大阴影
“弗拉你来了?”上司手忙脚乱地收拾着玩具,从里面拿出一个飞机模型“你说伊利亚会喜欢这个吗?”
果然!弗拉基米尔的内心在呐喊,我怎么会有这样的上司?“不会!”但表面还是强撑着淡定
“哦!”上司失望地放下飞机模型,又拿起一艘战列舰“那这个呢?”
“我不知道!”弗拉基米尔已经想走了
上司突然想发现什么似的,放下手中的战列舰,绕过办公桌,把他从上到下看了几遍
弗拉基米尔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上司……”
“弗拉,你没有童年吗?”
弗拉基米尔欲哭无泪,我的童年才不是这样的!第无数次庆幸自己是被普列汉诺夫带大的
不过上司也没有纠结这个问题,随手抓起一把糖果“那这个他会喜欢吗?”
谁来救救我!弗拉基米尔的内心在咆哮
他的祈求感动了上天,侍卫打开门向他们鞠了个躬“上司!先生!伊利亚先生到了”
上司放下手中的糖果,正色道“安排在会议大厅,我们随后就到”
看着终于正常了的上司,弗拉基米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想到那个一天到晚崩着一张小脸装成熟的小屁孩伊利亚,不知道他能不能招架得住上司的“关爱”呢?想想嘴边就不禁扬起一丝幅度








【未完待续  请等待原作者更新】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