Иван

CP向:露+任意(露厨晚期)
标注:是过激苏系,精苏一个,会敌视苏修。
误区点明:[我表面对你多友好就证明我其实对你多(消音)]

【转载】雪夜[史向,CP苏露,虐慎入](6)

虽然这件事让伊利亚濒临崩溃,但清醒过来后却是理智得可怕,即便再次接到间谍的电报,说伊万还在东线,可他依旧带着原组织好的军队赶往南线

由于南线不是红军重点部署战线,布兵不足,导致被攻陷的地区甚多,甚至有兵临莫斯科的危险。幸好伊利亚的军队及时到来,解除了危机,并且开始反扑

然而当南线屡屡告捷时,西线却传来一个噩耗——红鹰团全军覆没

放下电话的伊利亚没有离开,也没有下达什么命令,而是站在原地,目光直视前方,旁边的人不敢打扰他,此时的克里姆林宫也沉浸在悲痛之中

“伊利亚,我知道你现在很难过!”同样得到消息的弗拉基米尔,第一时间就打电话过来

“我只是在想,要怎么向王耀交代”伊利亚的声音依旧平淡,仿佛什么也不能影响他,实际上此刻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心里有多难受,正如他之前说的,现在也只有王耀不会对他落井下石。而面对穷凶极恶的白军,和各怀鬼胎的十四国干涉军,也只有红鹰团会一次次的帮助他

“我们现在只能尽快结束战争,让这些战士的遗体尽早回家,中国人总说落叶归根,他们一定不希望自己埋在遥远的他国,王耀他……”弗拉基米尔顿了顿继续道“他也经历了不少战争,牺牲都是在所难免的……”

伊利亚点了点头“我知道,战争结束后我亲自去向王耀请罪”红鹰团的牺牲是他欠王耀的,要怎样才能还清啊!伊利亚说着转身看向窗外大片的飘雪,目光仿佛要跨越地域,到那数千里外“今年俄国格外的冷啊!”

此刻三千多公里外的托木斯克,近百万人行进在这个“地球上最冷的城镇”

伊万第一次觉得冬天是如此的寒冷,曾经,冬将军为他击败了无数敌人,而现在,大概是到了他偿还的时候了

“祖国先生”高尔察克一边喝着热汤一边搓着手,仿佛下定决心,对伊万道“不如您回去吧!”

伊万闻言有些惊讶,但又低下了头“不用了,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我不会后悔!”就算现在回去,伊利亚也不会原谅他了

原本好不容易才做的决定,被伊万拒绝后心中小小的后怕了一下,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那不是在自杀吗?

两人喝着热汤烤着火,却一言不发,气氛有些凝重,高尔察克决定无论说着什么,要打破这一局面“您很喜欢苏维埃吧!”

伊万点了点头“那孩子,很可爱!”说完站起身看向窗外“如果他没有那么多大的野心,如果他没有成为政府该多好!”

虽然伊万这句话说出来自己的心声,但高尔察克觉得,伊万的意思和他的意思不一样

在解放了哈尔科夫和基辅后,伊利亚才赶回东线,为求速度,只带了轻骑兵,和弗拉基米尔汇合后,也并没有停留,迅速追赶高尔察克的残余兵力

被冰雪笼罩的贝加尔湖畔,二十五万人赶到了这里,开始在足有三米厚冰面上行进,不断有人倒下,然后再也没有起来。二十五万人,没有一人度过了这五十公里宽的湖面

伊万看着面前一望无际的的冰面,再转身看向被大雪渐渐掩埋的尸体“我不想走了!”在目睹了一百多万人接连冻死后,此刻的他,心如刀绞

高尔察克命令仅剩的数百名的队伍停下,拖着被冻僵的双腿,走到伊万身边“这里不能停下,更不能回去,有什么事,我们先到对岸再说!”高尔察克还想继续安慰伊万,脚下的冰层却开始震动

“红军杀过来了!准备反击!”然而他们刚围到伊万和高尔察克面前开始射击,就纷纷倒地,血刚流出体外就被冻结,不到五分钟,两人面前的士兵就剩几十人

一个喇叭从红军队伍最前面装甲车里伸出“对面的白军听着,我们停止攻击只是因为不想误伤祖国先生,如果你们心里还有一丝对祖国的敬爱,就不该继续反抗,红军优待俘虏,只要你们放下武器,绝对不会伤害你们!”

白军军官和士兵左右看了旁边的战友,意志渐渐松动

“殿下!”高尔察克停顿了一下继续轻声道“虽然您说要我称呼您为先生,但看在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称呼您的份上,就让我任性一次吧!”

伊万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您继续!”

“殿下,保重自己!”说着突然抓住伊万,手枪抵在伊万头上,高声大喊“红军全部后退!”

“亚历山大你干什么?”一个军官服饰的人怒斥他的将军,在此刻他深深为高尔察克感到不耻

“高尔察克!我真是看错你了!”另一个军官愤怒丢下手中的枪“我投降!”说着一指高尔察克“但他必须被处决!”军官眼中的怒火腾升,要不是伊万还在他手上,早就一拳打过去了

伊万眼中的惊讶也不比其他人少“上将,你干什么?”

“本来就是我威胁您加入的,现在就发挥您最后一点用处吧!”高尔察克看着出生入死的战友带着对他的愤怒和失望,丢下武器走向红军,一滴泪凝结在眼角

“可是,你并没有……”

“殿下!”高尔察克轻声打断伊万的话“记住,您是被胁迫的!”

伊利亚从装甲车上下来,走向高尔察克,看着他把枪指向自己,叹了口气“你知道我是怎样的存在,即便你的子弹能对我造成伤害,但却杀不死我,放下吧!你的妻子和孩子还在等着你回家”

也不知是伊利亚的声音有感染力,还是因为什么,高尔察克真的放下了枪,旁边的红军士兵立刻将他逮捕,押向部队方向

苦苦追寻了两年的人终于近在咫尺,此刻伊利亚的内心却异常平静,正当伊万不知该怎么打破这一局面时,伊利亚突然向前一步,一手揽住伊万的脖颈,微微垫脚,吻上了伊万的唇。大雪充斥的天地,连吻都是冰凉的

突然一阵枪声响起,伊万推开伊利亚,看着倒在红军阵营的白军士兵,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伊利亚!”

“怎么?”伊利亚唇边勾起一丝嘲讽的笑“这场内战死了几百万人你都不在意,现在却心疼这几十个?我该说你善良,还是该说你虚伪呢?”

伊万睁大眼睛看着伊利亚,紫罗兰的瞳孔全部显现出来,曾经近一年的相处历历在目,而眼前的人却是那么的陌生

伊利亚并没有和伊万一起回到莫斯科,而是派兵把伊万送回彼得格勒,禁足在了冬宫

“叛一乱?”伊利亚看着手中的文件皱了皱眉

“是!”弗拉基米尔回答道“据现有的情报,这次喀琅施塔得要塞水兵突然骚动,可能是受了白军和国外势力的影响!很有可能……”

“嘭!”的一声,伊利亚将文件重重拍在桌子上“又要内战吗?这些人不是厌战才推翻维卡的吗?现在怎么一个个都变得这么好战了?难道是对我不满?想像推翻维卡一样推翻我?”伊利亚说着激动地站了起来“他们到底想要什么?瓦西里吗?”

面对这一连串的问题,弗拉基米尔没有做声

伊利亚坐下揉了揉太阳穴“准备一下,我要亲自去要塞了解情况!”

弗拉基米尔眼中突然闪过一丝慌乱,但伊利亚正低着头没有看到,这时有人敲门进来,递给伊利亚一张纸,伊利亚接过后,眉头皱得更紧

“怎么了?”弗拉基米尔问道

“冬妮娅和娜塔莉亚居然去冬宫见他了”

弗拉基米尔当然知道这个“他”是指谁“那你打算怎么办?”

伊万虽然被禁足,但只是他不能出冬宫,别人还是可以来见他的,现在国内还有很多政党,万一被他们抓住把柄大肆宣扬,又够伊利亚头疼一阵的了。可伊利亚却没料到她们俩会来

“我去一趟冬宫!”伊利亚说着站了起来“喀琅施塔得那里先不要急着镇压,先把事情了解清楚,不对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造成的不满,都尽我们所能满足他们。现在的俄国不能外发生任何动荡了,但如果的确是白军残余势力或者国外势力在操控”伊利亚说着顿了顿,拍了拍弗拉基米尔的肩“你见机行事吧!” 

弗拉基米尔笑了笑“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让我失望没关系,别让人民失望!”伊利亚说着突然想到什么“战时共产主义和余粮征集制该废除了”

“已经在着手准备了,马上要召开会议商议宣布废除的时间”

伊利亚点了点头“那这事就交给你了”说完转身离开

弗拉基米尔看着伊利亚渐渐消失的背影,唇边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居然妄想改一组苏维埃,真是愚蠢,伊利亚只能为我所用!”弗拉基米尔的声音渐渐阴狠“民主的候选单只能有一个名额!”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