Иван

CP向:露+任意(露厨晚期)
标注:是过激苏系,精苏一个,会敌视苏修。
误区点明:[我表面对你多友好就证明我其实对你多(消音)]

【转载】雪夜[史向,CP苏露,虐慎入](5)

由于伊利亚没有军事经验,弗拉基米尔不知道把他安排在哪个位置,太低伊利亚不会要,太高他又没有这个能力,最后和军事部长开了个小会,决定让他作为新建立的东方面军军政委参战。军政委虽然地位不低,但主要是做鼓动人心,维护军中秩序作用,对战事没有绝对掌握权,但有一定的发言权,既不独立也不直接,可以说是最好的选择

红军经过整改后实力迅速上升,新建立的三个方面军也有着完备的参谋阵营,进军势如破竹,而白军因为是国中各个政党组成,虽然领导人是高尔察克,但都是各有各的思想,谁也不服谁,完全就是一盘散沙。各国干涉军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因为目的不同,作战方向也不同,被红军各个击破

各国派来的干涉军有多有少,但他们的国家拟体都没有来,只有一个例外

“你就是伊利亚吧,果然和伊万很像!”这是王耀首次与伊利亚见面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矮了点,当然心里的话是不用说出来的

“您怎么会来这里?”伊利亚给王耀倒了杯伏特加,一点也没有把王耀当敌人的想法,严格来说,他们也不算是敌人。王耀带来的干涉军虽然都是国中精锐,但很少和红军产生冲突,且军纪最好,从来没有迫害过俄国平民

“谢谢!”王耀站起身接过酒杯后对伊利亚鞠了个躬,对着旁边轻轻撒了点在地上,然后小抿了一点“好酒!”说完一饮而尽,捏着杯子略带回味“够烈,跟我家二锅头有的一拼!”

这一系列动作看得伊利亚有些晕“王先生家喝酒真讲究,要再来一杯吗?”

“礼不可废”王耀将酒杯放在桌上,坐了下来“再来就不用了,喝酒易误事,继续你刚才的问题,你是问我为什么会来找你还是问我为什么会来俄国?”

“都有”伊利亚也不拐弯抹角,如实回答

“来找你是因为一些私事”另外看看你到底有什么特别,能让伊万如此在意“来俄国是因为我的家人们在这里,我要接他们回去!”

“是红鹰团吗?”对于这个由华人组成的军团,伊利亚是由衷的感激“您放心,战争结束后,我会把他们安全送回国的”

王耀来找伊利亚本来就是私下的秘密行动,得到了伊利亚的承诺后也不再逗留“既然如此,我相信你不会食言的,那我先告辞了,要是让亚瑟他们知道我来见你,说不定会以为我是叛徒呢!”王耀说着站了起来,刚要走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对了,伊万曾说过,我和他是同病相怜,你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吗?”

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伊利亚也想不通“他是在何时何地和您说的这句话呢?”

王耀想了想“算了,等下次见到他再直接问他吧!”说着转身走出房间

“您慢走!”伊利亚看着王耀的背影直至消失后,将王耀喝过的酒杯捏在手上,杯子“啪”的一声就碎了

在战略战术上伊利亚和弗拉基米尔总会产生或大或小的分歧,但在大方针上却是保持高度一致的——优先解决内战,其次是干涉军

于是内战的战局在次年就开始扭转,首先是东线屡屡告捷,西线也加强了防御,南线由于主要是干涉军,红军布兵较少,一度陷入紧张局面,南线要求东线支援,但被拒绝。直到东线的白军被赶出乌拉尔山,伊利亚才同意带一部分兵力增援南线

看着正在收拾行李的伊利亚,弗拉基米尔满脸纠结,最后还是忍不住了“你要不要去西线看看?”

伊利亚整理文件的手顿了顿,又继续手中事情“没必要!”他当然知道弗拉基米尔是什么意思,从东线战局转折开始,间谍就再也没有找到伊万的行踪,而此时还存在大量白军的地方就是西线战区“等战争结束他自然会回来”与其浪费精力追着伊万的部队跑,还不如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让他再也无处可去

“既然你决定了,那我也不多说什么”弗拉基米尔说着和伊利亚一起收拾“德国那边虽然已经废除了合约,但我们现在还没有能力将失地收复,等东线清扫工作结束我再带兵将失地收回”

“嗯!辛苦你了”伊利亚想了想继续道“红鹰团的回国任务也交给你了,尽量快点实施!”

弗拉基米尔闻言笑了“你好像挺喜欢王耀的”

“喜欢谈不上,只能说有好感,现在也只有他不会对我们落井下石”

这时门被敲响,得到伊利亚的许可后,一个士兵走了进来将一份文件交给了伊利亚

伊利亚翻阅了一会,露出一个微笑,将文件递给的弗拉基米尔“这次的战利品居然有个女人!”

弗拉基米尔看了一会,也不禁笑出声来“居然点名指姓要求见你,看来不是什么小角色”又番了几页继续道“不会是高尔察克的情人吧!”说着将文件还给伊利亚“去看看吧,伊利亚·布拉金斯基那小子!”不是弗拉基米尔故意要这么说,实在是文件上就是这么写着,不知道是应该说那女人太狂妄了,还是说编写这份文件的太单蠢呢?

“不如我派你去吧!弗拉基米尔·弗拉基米耶维奇·乌里扬诺夫那小子!”伊利亚没好气地接过文件,放在桌上,又看向那个士兵“带我去看看!”

伊利亚居然和他打趣了,弗拉基米尔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笑着继续收拾行李

伊利亚此生最后悔的,就是没有直接下令枪毙了那个狂妄的女人,而是去见了她
“苏维埃,好久不见啊!”女人笑魇如花
伊利亚却感觉自己全身的鲜血都冷了下去,凝结成冰,否则他怎么会动不了?“维卡?”
维卡,俄国临时政府,一个本该死在1917年10月25日的人,现在却出现在伊利亚的面前,不是幽灵,是活生生的人
“我该感到荣幸吗?俄国政府居然记得我”维卡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可下一刻就换成了高高在上“可惜啊!是个不被国家承认的假政府!”
“你什么意思?”伊利亚知道她不会说什么好话,原本想直接一个枪子儿把她解决了,可听到她后面的话却忍不住问出声
“你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还活着吧!”维卡看着伊利亚阴沉的脸,直接笑出声来“我现在是全俄临时执政,未来俄国的政府!一个被国家承认的政府,而你”维卡指着伊利亚道“不过是用来逗伊万开心的一个小玩意儿而已”
对于这样狂妄的挑衅,伊利亚不怒反笑“反叛军而已,有什么资格成为政府?连政权拟体都被俘虏,所谓的全俄临时执政早就名存实亡了吧”
“你!”维卡仿佛被戳中痛处般,脸上的笑顷刻破碎“那又如何?就算这样我也是被承认的政府,伊万能把我变成全俄临时执政,就能把我变成别的,我的生命是……”维卡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她已经被伊利亚掐住了脖子
“你说……是伊万把你变成全俄临时执政的?”伊利亚的声音仿佛从地狱而来,维卡不禁吓得发抖
“放……”来自伊利亚和死亡的恐惧让维卡几乎崩溃,当接触到地面的冰凉时才恢复意识,心头的怒意立刻喷涌上来,赶紧爬起来往后跑了几步,开始破口大骂“苏维埃你真是个失败品,你真以为伊万有多爱你吗?从你们第一次在冬宫见面,伊万就告诉我,他希望我成为他的政府,而你只要做一个普通的政党,哄他开心,供他玩乐就够了”
“闭嘴!”伊利亚紧捂着头,他想杀了维卡,可此刻他头疼欲裂,对于这些事情,这些年他也并不是一无所知。可他不愿深究,只要伊万对他有一点示好,他就能把那些怀疑忘得干干净净,可现在,却被维卡说出来,强迫他去接受
“哈哈哈!”看着伊利亚痛苦的模样,维卡的笑更甚“你不是总说我是小白—痴吗?你难道就没有怀疑七月事件,我是怎么知道你和弗拉基米尔勾结的吗?”
伊利亚痛苦地跪在地上,轻声吐出两个字 “四月!”
伊利亚居然对此事知情时,维卡倒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对,没错,四月!看来你也不是完全不知道嘛!真理报发布四月提纲的第二天,伊万就告诉我,你要跟弗拉基米尔合作”维卡看伊利亚跪在地上低着头,身体不断发抖,想要再刺激他一下,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看看我,看看白军,再看看那些干涉军,这些都是伊万用来杀你的,一个被国家千方百计也要扼杀的政府,要是我早就自杀了”
“那你就去死吧!”伊利亚突然抬起头,黑洞洞的枪口指向维卡,“嘭”的一声,维卡的额头开了个洞,带着满脸的不可置信,倒在地上,身体渐渐透明消失
伊利亚静静地看着维卡的身体消失,突然开了一枪。打中了窗户上的玻璃“啊!”玻璃破碎的那一刻,伊利亚的尖叫声响彻房间

伊利亚在房间里失控地大喊大叫,外面的人不敢进去,只能去找弗拉基米尔,而当弗拉基米尔赶到时,房间里却是安静得仿佛无人一般,可看他们紧张的样子又不像说谎,难道伊利亚出了什么事?
想到这里弗拉基米尔也顾不得别的,一脚将门踹开,连续两声巨响传入弗拉基米尔耳中。房间内一片狼藉,门框上嵌入一颗刚刚打进去的子弹,伊利亚满身狼狈紧缩在墙角下,一手环着膝盖,另一手拿着枪,枪口正对着弗拉基米尔“滚!”伊利亚吐出一个字,声音平淡得仿佛是平常交谈一样
“伊利亚,你到底怎么了?”弗拉基米尔知道伊利亚此刻情绪非常不好,走向他的脚步很慢,但也因此没有发出什么声音“跟我说说,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
伊利亚却没有理他,而是把枪放下,转过头,开始自言自语“她说的对,一个不被国家承认的政府,还有什么资格活着?”
弗拉基米尔虽然不知道他这话什么意思,但看他把枪放下,总算松了口气,刚要接着安慰,却看见伊利亚居然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登时吓得心都漏了半拍,直接扑上去抢他的枪“嘭”的一声,幸好是天花板遭了难
因为伊利亚的情绪太不稳定,力气也完全比不上平常时期,弗拉基米尔几番抢夺,就把枪抢了过来
“把枪还给我!”伊利亚刚要扑上来夺抢,头就被枪身重重地打偏,瞬间见了血,伊利亚捂着头瘫坐在地上不住地发抖
弗拉基米尔不由愣住了,他刚刚只是一时气上心头,想要给伊利亚一拳,让他清醒清醒,却忘了手上还有枪“到底怎么回事?”弗拉基米尔厉声问道“伊利亚!告诉我!”然而伊利亚却没有理他,而是继续缩在一边,弗拉基米尔皱了皱眉,刚要继续说,却看见地上有张被折叠了几层的纸,有些皱了。应该是刚才他们抢枪的时候,从伊利亚的口袋里掉出来的,弗拉基米尔捡起纸,展开一看瞳孔紧缩“这!这不可能!”
这张纸是一份合约,上面的内容就是让伊利亚崩溃的原因——协约国让伊万撤销苏维埃政权,回到战场,恢复他作为盟友的地位
“伊利亚!”弗拉基米尔蹲下来想要拍拍他的肩安慰他,却听见他一直在不停的说着什么,靠近才听清伊利亚一直在说“我错了!我不该停战!我不该解散立宪会议!我错了……”
“伊利亚!”弗拉基米尔大声喊着他的名字,抓着他的肩膀,强迫他看向自己“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就算伊万支持你,民众也不会要一个这样疯疯癫癫的政府,他就那么重要吗?”
被弗拉基米尔这样一吼,伊利亚的确不再重复说我错了,而是换了句话“一个不被国家承认的政府,有什么资格活着”
弗拉基米尔差点被气的吐血“那就不要做政府了!”
“做政党吗?”伊利亚终于会正常对话了,却是讽刺一笑“那有什么意义?”
弗拉基米尔愣了一下,的确,对于伊利亚这样有强大野心的政权而言,做一个只能投票的政党毫无意义。那就做一件符合他野心的事吧!弗拉基米尔直直地看着伊利亚,每一个发音都咬得无比标准“那就做国家”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