Иван

CP向:露+任意(露厨晚期)
标注:是过激苏系,精苏一个,会敌视苏修。
误区点明:[我表面对你多友好就证明我其实对你多(消音)]

【转载】雪夜[史向,CP苏露,虐慎入](4)

深夜,奔波了一天的伊利亚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冬宫,然而他并没有直接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在伊万的房门外站了会,才转身回去

刚开门伊利亚就看到立在窗口的背影,月色勾勒着那熟悉的轮廓显得有些不真实“伊……伊万?”

那背影闻言转过身,果然是他朝思暮想的人,伊利亚渐渐上前,直到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触手可及,伊利亚才扑了上去,将伊万紧紧抱住

伊利亚已经入住冬宫快一个月了,却没在冬宫见过他一面,因为伊万在起义成功后就赶赴前线了,伊利亚不明白,他已经在跟路德维希商议停战了,伊万再去前线是什么意思?他好像是在刻意避开他。那些意见相悖的政党不足为虑,伊万的态度却时刻牵动着他的心

他无数次反思,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难道只是因为他默许弗拉基米尔攻打冬宫吗?可维卡住在冬宫,这是夺权的必经之路,在伊万没有回来见他之前,这一切都只是空想

伊万抬手揉了揉伊利亚的头发,下巴抵在他头顶,政权的生长速度是惊人的,八个月前,怀中的人还是只有自己一半高的小豆丁

“前线怎么样了?”伊利亚抬起头看着伊万

不论在此之前伊利亚想了多少造成这次事件的原因,现在伊万回来了,伊利亚却问不出口

然而在看清伊利亚的脸时,伊万却有些愣住了,摸着头发的手转而抚向伊利亚的脸,声音极其轻柔“贝什米特已经停止进攻了,很快我们就能退出这残酷的战场,你救了我,救了我们的国民”

伊利亚听着,终于露出了这几个月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伊万的这句话打消了他这段时间所有的胡思乱想,是的,那些是他们的国民“伊万,我会迅速恢复国内,在不远的将来我会帮助你成为最强大的国家,也许我无法陪你走完下一个千年,但我会成为你的骄傲,你最辉煌的一段历史”

伊万看着这个和自己样貌八分相似的少年,少年紫罗兰色的眸子里闪着名为希望的光芒“闭眼伊利亚,有个礼物送给你”

伊利亚脸上的欣喜更胜,期待地闭上双眼,心中不禁砰砰作响,他会送我什么呢?什么都好,只要他还在我身边

正当伊利亚胡思乱想时,唇上的轻柔让他僵在原地,只听“轰”的一声,脑中一片空白

伊万一手搂着伊利亚的腰,另一手扣在他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

儒略历1918年1月5日,期盼了十个月的立宪会议终于在塔夫利达宫的会议大厅召开,然而出乎伊利亚和弗拉基米尔意料的是,近三个月的围追堵截,居然还有不少反对的弗拉基米尔的声音。提议无法通过,弗拉基米尔愤然退场,次日凌晨,伊利亚派警卫把死守在会议大厅,不愿离场的代表驱逐出去,并且解散立宪会议 “怎么会这样?”弗拉基米尔喝了杯伏特加,瘫坐在椅子上,感到全身都是无力的,都已经做到了这个程度,可他的提议还是无法通过“难道要把立宪会议变成内部会议才行吗?” “有何不可呢?”伊利亚坐在他对面,挂着标准微笑看向弗拉基米尔“既然他们给脸不要,那就别怪我们跟他们撕破脸了” “你说什么?”弗拉基米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伊利亚的胆子也太大了 “回去准备一下,过几天再开一次会,不过……”伊利亚顿了顿道“不是立宪会议” 这三个月的围堵,伊利亚并没有尽全力,一是不想做得太绝,要是让民众意识到他的真正想法,就适得其反了。二是给他们一个回头是岸的机会。连尤里他都放进了会议,只要他们乖乖配合,演完这出民主大戏,伊利亚不会亏待他们。而现在他们也没必要继续存在了 “你真要这样做?”弗拉基米尔还是不放心“如果被民众知道我们的目的……” “就算知道也没关系”伊利亚右手手肘撑在茶几上,身体前倾,渐渐靠近弗拉基米尔“相信我,没有人比你我更了解民众的想法” 弗拉基米尔又倒了杯酒,一饮而尽“既然你决定了,那就这样做吧!”说完将酒杯重重地放在桌上,刚要辞行就听见伊利亚的惊呼 “你轻点!”伊利亚急忙将被子拿起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并没有损坏,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将杯子放下“这套酒杯可是伊万送给我的,早知道不拿出来用了” 对于前一秒还满脸算计,现在却表现得如此幼稚的人,弗拉基米尔心里真是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伊利亚”虽然说恋爱的人都没有脑子,但有些事他还是得提醒一下“祖国先生他……”话才刚出口,就被一阵敲门声打断 “伊利亚,我可以进来吗?”独特的声线示意着敲门人是谁 “伊万?”伊利亚闻言一改常用的标准式微笑,发自内心的将嘴角扬了个更大的幅度,立刻起身开了门,将他迎了进来 “祖国先生好!既然你们有事商议,那我先告辞了”得到伊万的点头示意后,弗拉基米尔抬步走出了办公室。不知为何,弗拉基米尔的动作居然有些僵硬,然而伊利亚一心都在伊万身上,并没有注意到,而伊万只在门关上的一刹那,扫了一眼,目光变得深邃 弗拉基米尔出了冬宫,上了车后突然打了个冷颤,才发觉后背已经湿了一大片

“伊万,你怎么来了?”伊利亚一边说着,一边给他倒了杯酒“用过餐了吗?”

伊万接过酒杯摇了摇头头“还没有,我刚听说立宪会议的结果,想看看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怎么能不吃呢?这都过了中午了”听到伊万是因为关心自己才来的,伊利亚心中的欣喜都要溢出来了,但同时又心疼他连午餐都没吃“我没事的,要是这种小事都解决不了,我还有什么资格做你的政府?”

伊万喝了口酒,看着酒杯中清澈的液体,眼中闪过一丝挣扎“立宪会议,还能继续吗?”

伊利亚脸上的笑容凝结了一会,随即又恢复正常,微笑地看着他“伊万,你希望继续吗?”

伊万低着头没有看他,声音有些低沉“自彼得大帝西化以来,我一直都是走在欧洲的后方,踩着别人的步伐,什么都在学别人”回想过去,伊万只觉得痛苦不堪,用力摇了摇头,想要忘记那些不好的回忆“立宪会议是我第一次走在他们前面,我不想就这么放弃,不想再回到曾经”

伊利亚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伊万紧紧握着酒杯,等待着伊利亚的答案,房中只剩二人的呼吸声

终于一声轻叹打破了这一局面“我知道了!”伊利亚站起身“陪我一起去用餐吧,我也还没吃”

对于这个不置可否的回应,伊万没有再说什么,扯出一个笑站了起来“好!”

四天后,伊利亚召开第三次代表大会,取代立宪会议行使权利,通过了弗拉基米尔的提议

伊利亚对伊万的爱总是理智在前,生活上当然一切以伊万为主,但政治上伊利亚一步也不会让

对于立宪会议的草草收场,国内并没有什么激烈反应。单纯无知的民众总是最容易被控制,大部分社会底层的人甚至不知道立宪会议是什么意思,只是有人告诉他们,这样会让他们过好日子,他们就支持了

伊利亚诞生于工农兵,弗拉基米尔的存在价值就是为无产阶级专政而奋斗,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底层的民众。如果俄国都是高知识分子,那么立宪会议将是不可动摇的,因为他们都知道如何利用立宪会议争取最大的权利。不幸的是,在俄国底层民众占了太多数,他们只想过好日子,至于是不是从立宪会议里获取的,无所谓!

伊利亚告诉他们,不用立宪会议,用他的方法也可以达到,甚至可以获得更多的利益时,他们又转而支持伊利亚,而立宪会议则很快被忘记。因为相比这个陌生的舶来品,他们觉得伊利亚更为亲切。这也就是维卡和尤里失败的原因,他们高呼民主,却不知道人民需要什么

大会结束后,伊万却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伊利亚疯了似的找了十多天才得到伊万的消息——他在高尔察克的阵营里

克里姆林宫的会议大厅里,一阵阵纸张撕碎的声音不绝于耳,所有人都低着头不敢看那个象征着最高权利的人,只有弗拉基米尔站在他身边,却没有做声

伊利亚将最后一份文件撕碎后,双手重重地拍在桌上“没用的东西!这都几个月了,连个人都救不出来!间谍都是干什么吃的?战争结束后这些人统统枪毙!”

众人的头更低了,间谍的电报都是经过弗拉基米尔筛选的,伊利亚看到的只有:由于敌军守卫森严,无法接触到伊万。没有人敢告诉伊利亚,敌军并没有囚禁伊万,他有自由行动的权利

伊利亚坐在椅子上揉了揉额头“现在,有几个国家派出干涉军了?”无论情绪如何激动,伊利亚总是能迅速冷静下来,现在真正要担心的是敌军和各国干涉军,伊万是俄国拟体,敌军想要夺取政权就不可能伤害他

“英法美日”弗拉基米尔回答道“德国和奥斯曼也有动静,近期可能会单方面撕毁条约”

“这帮**!”伊利亚气得咬牙切齿“军队整改得如何了?”

“已经有了显著成效,战力已经步入正轨,军纪也得到了提升,红军对苏维埃的忠心是不容置疑的”军事部长如实回答

除了最开始撕毁文件,接下来的会议都在有序地进行着,继续着这次会议的主题——战时共产主义

会议结束后,伊利亚让弗拉基米尔留下

“我要去前线!”伊利亚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前线?”弗拉基米尔对此并不意外,反倒是伊利亚要是再没点行动,他才会觉得奇怪,不过要给他安排什么职务呢?伊利亚的政治天赋是与生俱来的,军事上却没有丝毫展现出来

“还有!”伊利亚打断了弗拉基米尔的思考,站起身居高临下看着他“我最恨欺骗!”在弗拉基米尔抬头时,直视他的双眸“我要说的就是这些”

弗拉基米尔心中咯噔一下,看来伊利亚已经知道自己扣留情报的事了,叹了口气,从文件袋里抽出一张纸递给他“我要说的只有这些!”说完将文件整理好转身走出大厅

伊利亚接过纸,上面写着:伊万·布拉金斯基上将参与部署东线战区

弗拉基米尔在门外站了一会,确定伊利亚不会有什么异常了才离开

而大厅内的伊利亚将手中的纸撕成无数个小碎片,连一个字母都没有完整的,长长的叹息在偌大的会议厅被放大“如果我说可以继续召开立宪会议,你愿意回来吗?”

然而,无人回应!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