Иван

CP向:露+任意(露厨晚期)
标注:是过激苏系,精苏一个,会敌视苏修。
误区点明:[我表面对你多友好就证明我其实对你多(消音)]

【转载】雪夜[史向,CP苏露,虐慎入](3)

两人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下午了,等玩了一通发现天已经黑了,伊万建议干脆住一晚再回去,伊利亚自然不会拒绝这个机会

这个房子虽然小,但该有的设施却一样不少,伊利亚洗漱完后就脱下外衣就爬上床,伊万无奈地把掉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放在桌上,衣服口袋里漏出一小截纸,伊万疑惑地将纸抽出,展开一看是一张报纸,准确来说是半张,抬头是几个被放大了数倍的文字《论无产阶级在这次革命中的任务》“这是今天的真理报?”伊万就着灯光大致阅览了报纸上的文字后,又看向正盯着他看的伊利亚,也脱下外衣上了床,将伊利亚抱在自己怀里“你的看法是什么?”

“不切实际”伊利亚一改白天的玩闹,严肃地看着伊万拿过来的报纸“我要是能这么轻松获得权利,维卡又怎么会诞生,而且就算现在瓦西里他们愿意让出权利,我也不会要”

“为什么?你不是想成为我的政府吗?哪里有不掌权的政府”这是伊利亚第一次对自己谈论政治上的事,伊万虽然惊讶但也没有过多的反应,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样,虽然实际上是很不符合常理的

“我现在被尤里控制着,我的权利变大,尤里也会跟着水涨船高,最后就算我真的成为了政府,那也是个傀儡政府”

伊万皱了皱眉,他知道伊利亚说的都对,但怀中的他仿佛一点都没有因为这个问题而苦恼“那你要怎么办?”

“既然弗拉基米尔这么支持我,并且他的影响力也不输尤里,那何不利用一下呢?”伊利亚眼中满是狡黠“毕竟奇迹的最开始都是不切实际”

“既然你都有打算了,那就付诸行动吧”伊万让伊利亚躺在自己旁边,给他掖好被子,并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晚安,我的小奇迹!”

“晚安,我的祖国!”伊利亚微笑着闭上眼睛

静谧的白桦林中,微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本该是最安心的环境,置身其中的伊万却彻夜未眠,这一晚让他懊悔自己的作为,却又坚定了自己的决定。伊利亚对他的信任出乎他的意料,他已经能看到当伊利亚得知真相时眼中的恨意。那就永远不要让他知道吧!紧紧抱着伊利亚的伊万这样想着
在这个一日三变的动荡时刻,任何等待都是没有结果的,唯有主动出击才能活到最后

真理报上的四月提纲很快就受到了广大民众,特别是工农兵的响应,把权利全部交给苏维埃的呼声越来越大,还不等伊利亚行动,维卡就坐不住了

这天维卡将尤里召见到了冬宫,而伊利亚也只身来到客舍辛斯卡娅大楼。即便到了现在,维卡依旧死守她的骄傲,召见这个词本身就代表着,这不是一个平等的交谈。伊利亚不会在意这些没用的,活下来才是硬道理,双方自然谈得很愉快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弗拉基米尔指定了一个游行计划,口号是“打倒十个资本家”“全部政权归苏维埃”然而却被伊利亚拒绝了,理由是时机未到

虽然主动出击才是硬道理,但有些必要的等待还是要继续的。只是维卡的能力之弱有些超乎了伊利亚的想象,因为不想让政局变得更加动荡,而拒绝发动游行的伊利亚,终于忍不住自己发动了一次游行,口号却是支持临时政府。这让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然而这依旧不影响各个政党趁着这次游行打出自己的口号

“你到底在想什么?”弗拉基米尔这几天真的快要忙疯,伊利亚打着支持维卡的旗号游行,各个政党都趁机宣传自己的思想“你为什么不去阻止?我的宣传根本没多少人响应!”

伊利亚坐在办公桌前,双手交叉抵在下颚,这两个月他已经长成了十四岁左右的少年模样,高脚椅也早就撤了“谁说我没有阻止?你也跟着游行几天了,就没有发现呼声最高的是哪个政党吗?”

弗拉基米尔闻言安静下来仔细想了一会,突然瞳孔瞬间缩小,不可置信地看着伊利亚“你的目的是立宪会议?”

“聪明!”伊利亚笑着打了个响指“当初维卡为了站稳脚跟,向民众许诺了这个乌托邦式的全民立宪会议,想法是好的,可惜实现很困难,而且拖得越久,民众的不满就越多。我们都知道,因为前线的战争、准备工作的复杂和既得利益的掣肘,这个立宪会议是不可能召开的,至少现在不可能,然而民众不知道,他们只觉得维卡在欺骗他们”伊利亚的眸色渐深“她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滚出冬宫,要么求助尤里”只要尤里对她伸手,就必然要放松对伊利亚的控制

都说到这份上了,弗拉基米尔也不是傻的,这个少年虽然诞生于淳朴的工农兵,但心机比他想象得要深得多“那我要怎么做?”

“如果她还是执迷不悟的话,下个月你再去挑起一场游行,当然不能是你亲自发动,而是要让别人去,让她的谎言再次出现在群众面前”伊利亚的声音渐渐冰冷“当初她是怎么靠这个立宪会议上来的,现在就怎么给我下去!”

然而出乎伊利亚意料的是,维卡依旧是个死脑筋,即便尤里表示愿意帮助她,可她居然没有接受。伊利亚没有去深究其中缘由,实际上是没有这个时间,因为无政府主义者已经开始鼓动克朗施塔得的士兵示威游行了。游行的口号和弗拉基米尔没有通过的那次游行口号一样,并且极力要求速开立宪会议

而对于此次游行,弗拉基米尔扮演的是保护群众,制止游行的角色,为了避嫌,他的领袖在游行前离开彼得格勒去了芬兰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顺理成章,没有人会想到游行的人和弗拉基米尔有什么关系,因为不止是他,尤里和别的政党也在维护秩序

正当伊利亚在塔夫利达宫等着维卡倒台的消息时,维卡却突然指控弗拉基米尔通敌叛国。声称这次游行是德国人和弗拉基米尔联合策划的,意图搞乱国内秩序,从而结束俄德战线,并且开始四处搜集证据

更要命的事,德国的确也曾资助过俄国革命者,意图让他们破坏俄国政治,乘乱结束东线战场。弗拉基米尔也的确分到过一笔钱,然而这件事上各个政党都有牵扯,没多少是干净的。可现在是专门针对弗拉基米尔,搜集到的证据也都是指控他的,别的拿了钱的政党为了撇清关系也纷纷扮演正义角色,对弗拉基米尔进行打压

然而事情发展之迅速、影响之大仿佛已经出乎了原策划人的意料

当维卡带着尤里找到伊利亚,并要求和他一起解决这件事时,万般无奈的伊利亚强撑着嘴上的笑意,同意了和维卡一起指控弗拉基米尔,并且调动卫戍部队以保护维卡的名义对弗拉基米尔进行镇压

待他们离开后,伊利亚砸了办公室里一切能砸的东西

镇压迅速实施,真理报编辑部被砸毁,满大街都在追捕弗拉基米尔以及他的党员,无奈他们只能被迫转入地下

此刻身在塔夫利达宫的伊利亚将头埋在一堆杂乱无章的报纸和文件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伊万推门进来就看见伊利亚趴在办公桌上,好像睡着了,刚要走向前,伊利亚突然抬起头,满脸的戾气仿佛要杀掉伊万,然而又迅速恢复正常“伊万,你怎么来了?”伊利亚的精神状态不怎么好,声音也有些沙哑

“没事吧!”伊万上前拍了拍他的背“我带你出去散散心吧!”

“不用了,谢谢!”伊利亚第一次拒绝了伊万的邀请,将旁边快要掉下办公桌的报纸和文件随意抓成一堆“我还有些事要忙,下次我再去找您玩吧!”

站在伊利亚旁边的伊万张了张口,最后只是轻叹了口气“那我先回去了”说着将一朵金黄的向日葵放在伊利亚办公桌上,然后离开

伊利亚看着伊万的背影,直到办公室的门被关上,才拿起旁边的向日葵,心中的烦闷减了大半“虽然不知道维卡这个小白—痴怎么突然变聪明了,但和伊万并肩站在一起的人只能是我!”
当上帝给你关上这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这次事件导致伊利亚的影响力迅速下降,维卡的内阁也换了人。尤里成功地控制了维卡,伊利亚因为利用价值太低而被抛弃。而这正中了伊利亚的意,只要过了这次风波,以他的能力就能迅速恢复,而尤里就跟着维卡这条破船一块沉了吧

长期的无政府以及迟迟不能兑现的承诺,使民众的不满越来越强烈。然而维卡却没有去想怎么平息民愤,而是选择以暴制暴,建立军事专政

“真是个不折不扣的俄国人”伊利亚是这样评论维卡的决策的,颇有种看好戏的准备

也许上帝也想和伊利亚一起看这出戏吧,军队很快就出事了,从前线调来保卫首都的士兵,成了军事独裁的筹码

伊利亚迅速出来平叛,躲藏了一个多月的弗拉基米尔也站了出来,带领着反对军事专政的政党一起平叛,军队的叛乱很快被平息。当初支持军事专政甚至参与叛乱的政党,和极右翼力量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维卡再一次不负伊利亚给她的外号,病急乱投医、始终找不到重点的决策让民众更加不满,连带尤里也受了影响

弗拉基米尔和伊利亚趁机恢复了自己的力量,并且着手准备将弗拉基米尔一直以来的口号达成——全部政权交给苏维埃

伊利亚迅速清理掉了塔夫利达宫里别的政党,给弗拉基米尔腾出了最好的位置,以表诚意

对于政府方面,虽然不能再提军事专政,但尤里依旧主张保留维卡,并且提倡各个政党都有发言权。而弗拉基米尔依旧坚持他的主张,并表示如果桌上的谈判无法继续,那就用枪炮说话吧!

然而并没有多少人相信他的威胁会变成真的,因为只有疯子才会这样拿自己的命运来赌博

事实证明,弗拉基米尔的确是个疯子,并且没有刻意隐瞒武装起义的准备运动,仿佛在给那些心存侥幸的人倒计时。尤里终于意识到,弗拉基米尔是惹不起的

可当他提出要召开立宪会议,意图力挽狂澜时,却被维卡拒绝了,把尤里气得跳脚,指着她大喊“苏维埃叫你小白—痴还真是名副其实!”

维卡被这句话气得让警卫把他丢出去,然而只是说说,没人会付诸行动

而这一幕却承包了塔夫利达宫和客舍辛斯卡娅大楼好几天的笑点,伊利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笑得餐刀都掉了

因为伊利亚代表着工农兵,控制着大部分民心,且这段时间的起义准备都是众所周知的,民众心里都有准备,武装起义倒成了件顺理成章的事,并没有过多的人员伤亡

然而夺取政权也代表着夺取责任,革命成功后维卡就消失了,伊利亚没有在意她的结局,事实上他也没空去管,民众对维卡施加的压力全部转移到伊利亚身上。前线的战争,国内的矛盾,首当其冲的就是将维卡拖垮的立宪会议

办公桌上一份份的报纸,出现得最多的词就是立宪会议,弗拉基米尔越看越有种想要抓狂的冲动。当年维卡面临的压力,他是完完全全体会到了,现在的他只想拉几门大炮,把那些叫喊着立宪会议的人都灭了,虽然不久前叫得最大声的是他自己“你打算什么时候召开立宪会议?”眼前的伊利亚好像对这个一点都不担心

伊利亚将报纸放了下来,从容道“明年!”

“你也要拖?”弗拉基米尔差点把手上的报纸撕了“维卡刚倒台,难道你也要步她的后尘?”

“有件事你得知道,这个立宪会议是我和瓦西里提出的,而维卡的诞生不止是作为临时政府维护国内秩序,还是为了这个立宪会议做前期准备”伊利亚把玩着手中的钢笔,唇边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可怜的维卡,终其一生都在为立宪会议做准备,可在民众眼中,她只是个谎话连篇的骗子”嘴里虽然说着可怜,脸上却没有一丝惋惜的神情

弗拉基米尔闻言有些兴奋“所以我们已经有召开立宪会议的条件了”可对上伊利亚那毫无波澜的双眸时又冷静了下来,脑中迅速过了一遍近期国内的局势,慢慢的,失落爬满了整张脸“我们没办法控制立宪会议的结果”

“这是一个全民民主的会议,又因为双政权的相互制衡,没人敢出手控制会议。会议一旦召开,谁都有机会入选,谁都有可能被抛弃。这也是为什么瓦西里虽然主张立宪会议,却迟迟不肯实施,即便连最后要求召开会议的尤里,也只是因为走投无路,立宪会议还有一线生机”看着弗拉基米尔渐渐被失落感包围,伊利亚却依旧是胜券在握的模样“然而现在不一样了,这个国家不再是双政权,不存在相互制衡,我虽然不能控制民众如何投票,但能控制投票的人。所以我需要时间,把所有持反对意见者……”伊利亚说着身体微微前倾“统统消灭!”

伊利亚向民众承诺立宪会议已经在着手召开,然而因为临时政府的残余力量阻挠,所以需要民众配合剿灭妄图阻挠的力量,反正维卡也死了,所有的锅都甩给她。并且为了表明态度,迅速跟德国谈判,商讨签订合约,退出了战场

如果立宪会议是磨灭着国内人民的耐心,那么战争的残酷已经让前线士兵绝望了。维卡被民众抛弃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她不但没有结束战争,反而将其发展得更加惨烈,如今伊利亚顺应民意,结束战争,宣布将迅速召开立宪会议,民众举国欢庆,表示会和苏维埃一条心,争取早日召开立宪会议

一个月后伊利亚做了一次立宪会议代表选举,一是为了安抚民心,二是为了引蛇出洞。之后的两个月里,得到代表名额的政党,大部分都以各种形式被扣上反民主、阻挠立宪会议的帽子,从而被剿灭,其中更是包括立宪民主党 。然而民众不管这些,压抑太久的情绪,使他们对立宪会议的期待近乎疯狂,这个时候就算伊利亚说伊万是反对者,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将枪口对准伊万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