Иван

CP向:露+任意(露厨晚期)
标注:是过激苏系,精苏一个,会敌视苏修。
误区点明:[我表面对你多友好就证明我其实对你多(消音)]

【转载】雪夜[史向,CP苏露,虐慎入](2)

男孩从塔夫利达宫出来后,像没头苍蝇一样在街上到处跑。也不知玩了多久,突然他停脚步,看向不远处巍峨的宫殿。深紫色的眸子闪着光似得,步伐缓慢,像一个虔诚信徒进入教堂一般向宫殿走去
当距离宫殿不到百米时他停了下来,轻声道“很快,你就是我的了!”说完转身刚要跑着离开,却撞到一个高大的身形,虽然踉跄地后腿了几步,但好在及时稳住并没有摔倒“你!”男孩脸上还没聚起的怒意在看到那人的脸时,顿时消散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灿烂的笑脸“祖国先生下午好!”
“下午好,小苏维埃”伊万蹲下身和他平视,抬手摸了摸他铂金色的头发,柔软得像丝绸一般,微笑着轻声道“笑得太假了哦!”虽然自己也笑得同样假,这个孩子,和自己倒是很像呢
小孩愣了一下,立刻恢复正常,略带调笑道“祖国先生不也是吗?”虚伪当然是必不可少的,毕竟他的路还长着呢
两个虚伪的人谈论对方虚伪,这个场面还真是有点可笑呢“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摇了摇头“我没有名字,您叫我苏维埃就可以了,在没有成为您的政府之前,我不配拥有名字”
果然,这个小孩跟他们都不一样,伊万仿佛已经看到将来和自己并肩站在冬宫的人“年龄不大,野心倒是不小”伊万刮了一下他的小鼻子“你就叫伊利亚吧!”看着小孩微皱的眉,伊万知道自己这是失礼了,又继续道“等你成为了我的政府再给你冠姓”
听完伊万的话,小孩立刻笑逐颜开,将右手伸到两人之间“您好祖国先生,我是伊利亚,您未来的政府”
伊万知道这是小孩真正的发自肺腑的笑,也淡笑着伸出右手,抓住他的手“你好,伊利亚,要去冬宫玩一圈吗?”
“好耶!”伊利亚开心地抱着伊万亲了一下“祖国先生万岁!”
伊万站起身牵着伊利亚向冬宫走去“我们先去花园找条小河让你的小船去远航吧!”
伊利亚并没有回答伊万这句话,只是抬着小脑袋看着他的侧脸“祖国先生,您觉得我和您长得像吗?”
伊万低头看了伊利亚一眼,紫罗兰色的眸子在眼眶中转了一圈,好像在想什么作弄人的主意,伊利亚心中大叫不好,果然伊万说道“我小时候可没你这么胖”
伊利亚顿时气得鼓起了双颊,伊利亚并不胖,不过因为他是小孩,那张小脸肥嘟嘟显得有些胖了,这一鼓颊感觉像个小仓鼠一样
伊万看着不由喷笑,捏着手心里伊利亚小仓鼠的手,终于从几年来的阴郁里看到了一丝阳光
女孩刚从塔夫利达宫回到冬宫,就看见伊万和伊利亚在花园里玩得不亦乐乎,上好的纸张被折成各种纸玩具,顿时气得直咬牙。要知道自从自己入住冬宫到现在也快半个月了,而这位祖国却始终对她爱答不理的。她知道自己是临时政府,只是暂住在冬宫,可苏维埃他凭什么,尤里宠着她,伊万也喜欢他,自己只是他跟瓦西里争权下的产物,一个临时的政府!

浓郁得仿佛要化作实体的阴郁几乎要将座椅上的女孩包围,和外面的阳光与欢笑形成两个极端

伊利亚将手中的纸飞机用力飞出去后,转头看向宫殿的一处窗户,伊万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维卡回来了”很平淡的语气,只是在称述一件事

“我是不是该走了?”虽然这样说着,可他的表情却丝毫没有想走的样子

伊万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折着手中的纸张,问了另一个问题“今天的会议开得怎么样?”

“她想得有点远了,不切实际!”正如尤里所说,这场面包革命的主角是面包,而不是权利。短时间内如果不解决民众问题,而是一个劲的夺权,很快就会被民众所抛弃

“那你的想法是什么呢?”这种问题看似简单,却是涉及了核心,一般是没人会问的,就算问了对方也不会回答。然而此刻伊万却想知道伊利亚的答案,即便是假的也行

“填饱肚子,活下来,成为您的政府!”伊利亚回答得很快,没有过多思考别的,就好像是下意识说的

果然,伊万腹诽,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你先回去吧,下次我去找你玩”虽然知道伊利亚不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或者谁都不会,然而心里却是有点失落

“好,那么祖国先生再见了”伊利亚也不扭捏,告别之后转身就要走,却被伊万抓住右手,正要问出声,却被伊万截了话

“我送你出去”说着露出一个标准式微笑“另外,叫我伊万就好了”

“好的,伊万先生”伊利亚的笑却是灿烂无比

送走了伊利亚后,伊万只身来到一间办公室前,那门是虚掩的,伊万在门上敲了几下就进来了

“祖国先生?”维卡看着眼前高大的人,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从未理睬过自己的人,此刻居然找上门来了

“维卡小姐”伊万觉得此刻他唇边的标准微笑假得连自己都想作呕“我们作笔交易如何?”虽然是问句,语气却是不容反驳的威严
塔夫利达宫内某处办公室,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低着头认真看着手中的文件,少年安静地翻阅着手中文件,温润的面容没有一丝变化,反倒是小孩的眉头越皱越紧

突然“撕拉”一声,小孩手中的报纸被撕成两半,少年闻声抬头就看见小孩拿着被撕开的报纸在折玩具,顿时脸上的温润挂不住了“你干什么?”说着上前抢过小孩手中的报纸“这些都是重要的信息,不是你的玩具!”

“尤里你看看那上面的内容”小孩指着少年手中的半截报纸“这个真理报从来就没有发布什么好的消息,现在又出现这种不切实际的言论,要我说早就该砸了!”

尤里听着展开报纸看了一会,虽然有些不好的言论,但并没有到令人想撕掉的程度,看来重点在另一半上“苏维埃,把另一半……”尤里刚想要另一半报纸,却发现眼前座椅上的人连带桌上的半张报纸都不见了,顿时觉得脑仁有些疼“苏维埃!”

塔夫利达宫内的走廊一前一后跑着两个身影,前面小孩的笑声和后面少年气急败坏的叫喊声充斥着偌大的宫殿

“苏维埃你又想溜出去玩!”

“才没有!”伊利亚转身向他吐了一下舌头,又继续跑“我只是要去上厕所,你连我上厕所都要管吗?皇帝陛下!”

“你!”尤里被伊利亚叫了句皇帝陛下,脸色顿时黑了“这是去厕所的路吗?”

“我去哪儿上厕所你也要管吗?皇……”“嘭”的一声,伊利亚的声音戛然而止“唔!”伊利亚捂着被撞酸了的鼻子,眼角溢出一滴晶莹的泪

“祖国先生”尤里倒是知道伊利亚和伊万走得有些近,然而近到什么程度伊利亚从来都没跟他说过,每次他一问,伊利亚就捣乱,弄得他一个头两个大

伊万蹲下身,伸手抹去伊利亚的眼泪“没事吧,撞疼了吗?”

“没事没事!一点都不疼”伊利亚捂着鼻子瓮声瓮气道“伊万先生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事了”伊万把伊利亚抱起,转而看向尤里“我可以带走吗?”

“您随意”尤里当然知道自己没有反驳的权利,并且这也是他所想看见的,何乐而不为呢?

伊万抱着伊利亚转身离开时,伊利亚转过头向尤里吐了吐舌头,一副胜利者的模样,看得尤里直想揍他

伊万把伊利亚带出来后就上了一辆汽车,伊万并没有把司机带出来,而是自己开车

“哇喔!”伊利亚表情夸张地看着他“祖国先生居然做我的司机”

伊万顿时被他看乐了,给副驾驶的伊利亚系好安全带“喜欢白桦树吗?”

“喜欢!”伊利亚举着双手大声回答道

“那我带你去看白桦树!”说完发动汽车

伊利亚歪着头看向伊万,大大的眼睛在眼眶里转了转,也不知他在想什么。其实伊利亚对花花草草并没有喜欢或者不喜欢的情绪,但是伊万喜欢,那他也喜欢吧!

汽车开出郊外仍在继续行驶着,直到眼前出现一片绿色,随着汽车的不断前行,才看清那是一大片白桦林,再靠近点又看见树林里一间小小的房子

“喔!”伊利亚看着眼前的白桦林,眼睛里闪着光似的“这是伊万先生的秘密基地吗?”

“可以这么认为”伊万笑着在树林前停下车“要进去玩玩吗?”

“荣幸之至!”

然而小房子里的场景和伊利亚所想的并不一样,一张床,一张桌子上放着一台手风琴,一个摆满了书的书架,看这屋子也有些年头了,身在在那样一个腐朽的王朝里,伊万居然喜欢这样的简陋的布置,确实令人不可思议

“怎么?很失望?”伊万看着愣在原地的伊利亚,蹲下身问道,而他当然也知道伊利亚在想什么

“没有没有!” 伊利亚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伊万先生,我最喜欢你了”说着扑进伊万怀里紧紧抱住他,伊利亚是工农兵的代表,对于这种布置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伊万抱着伊利亚,也开心地笑着,他果然不一样,越是这样,伊万越想让伊利亚永远以这种形式留在自己身边“你好像又胖了”

“唔!”果然是一句话让人笑,一句话让人跳,伊利亚气鼓鼓地推开伊万“伊万先生真不会讲话,干嘛老是说我胖!”说着揉了揉自己的小肥脸,发现好像真的是肉多了点,但嘴上仍然不承认“我一点都不胖!”

“可你的确是重了很多”虽然伊万力气很大,就算是两个伊利亚他也能轻松抱起

“我这是长大了!”伊利亚气得跺脚“你就没发现我长高了吗?”说着还将手放在自己头顶,然后又移到伊万头顶“看,我比你高!”

“好好好!你长高了”伊万说着把他高高抱起,托着他的小屁股,将他半个身子举过头顶,伊利亚顿时被逗笑了,然而下一刻他又笑不出来了,因为伊万正以这个姿势把他抱出门

“哇!”眼看就要撞到门框上,伊利亚大喊一声,闭上眼睛弯腰抱着伊万的脑袋,然而并没有撞到门框,因为伊万在走过大门时蹲了一下,意识到被耍了的伊利亚又一次化身小仓鼠

伊万将伊利亚放下来,戳了戳他像充了气的腮帮子“生气会变胖的”

“讨厌!不要说我胖!”伊利亚推开伊万向白桦林的心中跑去

伊万无奈地摇了摇头,起身跟上

【维卡是临时政府,瓦西里是国家杜马】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