Иван

CP向:露+任意(露厨晚期)
标注:是过激苏系,精苏一个,会敌视苏修。
误区点明:[我表面对你多友好就证明我其实对你多(消音)]

【你们是不是皮了】
伊万第一人称视角
科隆橄榄球比赛
俄VS德





“Союзнерушимыйреспубликсвободных”直到场上熟悉的俄罗斯国歌前奏放完,我才察觉出歌词有点不对劲,余光见到路德维希从门外走了过去,他的步伐顿了一下,我知道他也知道我在这里,我十分确信观众席上的俄罗斯人和我们的运动员都能听得出来,那不是什么俄罗斯的国歌,分明就是《苏联颂》,队员们显然还记得歌词,这首歌在不懂俄语的人眼中和俄罗斯国歌没什么区别,因为曲调完全同《苏联颂》一致,我回过头,正看见路德维希要走上台的身子僵在了原地,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如果要说最不愿意听见这首歌的人,那就是路德维希了,现在我的脑海中还可以模糊闪过70年前当德国投降的时候,那面苏维埃红旗插在了德国的国会大厦上肆意飘扬,回望台上的路德维希目光已经和我对上了,我向他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嘴角上扬用一种带着笑意的语调“看来是搞错了呢”这时科隆橄榄球赛的主办方走过去和路德维希说了些什么,看表情大概是在笑,路德维希也尴尬的回应了几句,指了一下正在播放国歌的机器,我清楚的看见了那个人眼底讥讽的目光,我扯动了一下面部,嘴角牵起一丝自嘲,看来他是故意的,想暗讽现在的俄罗斯就是当年的苏联,我转身向着俄罗斯运动员们走去,他们刚刚唱合唱完了苏联颂,没有一个词语是错误的,他们正坐在椅子上补充体力在准备下一场比赛,有一位三十几岁的男士发现了我,立刻站了起来,我愉悦地眯起了眼眸“战士们,把这场比赛当成卫国战争来夺取最后的胜利吧”运动员们听后一个个神色激动,他们骨子的那股隐藏的红色血液被刚刚的话语所点燃,我目送他们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战场”……比赛结束后,我看着路德维希正在神色复杂的看着57:3的记分牌, 便放轻了步伐,在他背后轻描淡写的说道“德国君,下次记得帮忙帮到底,把国旗也换一下吧~”路德维希没有回头,但我猜测他现在脸色应该十分不好看,“只是没想到,德国君还挺怀旧的”

评论(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