Иван

CP向:露+任意(露厨晚期)
标注:是过激苏系,精苏一个,会敌视苏修。
误区点明:[我表面对你多友好就证明我其实对你多(消音)]

【冷战组】深渊

国设
冷战组
苏解前夕
意识流

      



        我站在深渊旁边,凝视着漆黑仿佛可以吞噬一切的沟壑,当你凝视着深渊的时候,深渊必将回应凝视,这句话并不是虚有其表,从深渊的底部仿佛延伸出一种魔力吸引着我不断靠近,我知道,那里埋葬着所有的亡者,死寂,没有光能降临,但没有一个人类。
        直觉促使我回头望了一眼,一个熟悉的影子映入眼帘——阿尔弗雷德·F·琼斯,或者应该说是美利坚合众国,我的目光只停留了一秒,防止被他发现,便把头转了回去,通过仔细的倾听,也没有任何的脚步声,但我可以感觉的到,他和我的距离,在不断缩短。
        我知道他此时正从我背后伸出了双手,想要把我推进深渊里,但我并没有躲闪也没有回头,只是继续站在原地微低着头,视线尽可能的不去看那道深渊。
        想要活下去,是不可以有这种念头的,因为我现在所背负的明天,是没有未来的,是会让所有人感到痛苦的,我所背负的今天已经无可挽救了。
        我等待着,但衣角却突然被谁拉住了,我迟疑了一下,是阿尔弗雷德吗?不,不可能,美利坚不会拉住我,回过头却发现,那人正是自己,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大衣,围着纯白的围巾,双手紧紧拽着我的衣角,脸上神情带着不舍,“不要走”我试探性的往后方看去,阿尔弗雷德仿佛看见了谁一般停下了步伐,目光盯着前方,我明白,他也看见了自己,他也被另一个他挡住了去路。
       “我”是我心底深藏的求生欲,我还想看着我的人民幸福,陪着我的人民直到很久很久以后,坐在克里姆林宫里看列宁著作,但是不行,因为我是国家。
        “他”是他心底对我不同于敌人的感情和对我的不舍,他想要和我一起越过白令海峡抛弃自己的职责所在,他想要我活下去,想和我一起看看这个世界的未来,做一辈子的对手,但是不行,因为他是国家。
        国家不需要感情。
        我和他互相看见了对方眼神里寂寥落寞的目光,对视了一眼后,继续把那份不属于国家的感情埋葬在心底。
        我走向了那片深渊。
        他迈向了他的未来……
        我在一片黑暗中下坠,徐徐掉落的魔法,已经被施展了吧,那是谁都无法解开的魔法吧,我的目的地一片昏暗。
        所以愿我们在某个未来,能互相欢笑的未来,可以再次相遇……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