Иван

CP向:露+任意(露厨晚期)
标注:是过激苏系,精苏一个,会敌视苏修。
误区点明:[我表面对你多友好就证明我其实对你多(消音)]

【红色组】破碎红星

伊万第一人称视角
国设
红色组
中苏关系破裂前夕
王耀无口癖,站边GCD
定位补刀
(其实就是tm的历史科普……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玩意)









1949年 1月

        克里姆林宫接到了一个电话。
       “伊万,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插手我国的内战”拿起电话便是对面充满愤怒的东方古国的声音,我只是静静的听着他的发泄,对我以及对我上司的不满,而令他爆发的原因便是国民党想要请求美,苏,英,法四国介入以此调停中国内战,达成“和平攻势”,但王耀不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胜利从他的指缝间溜走,于是今天的会议上,面对其他国家的否决,王耀刚刚松了一口气,但是我却在下一秒举起了手,主张由苏联介入中国内战调停,对此美国和其他国家也没有过多表态,电话那边的王耀依旧情绪激动的吼道“伊万,我们不能放弃这个空前绝后的胜利机会,莫非你是想要阻止中国的改革吗?在美国支持国民党的节骨眼上,背叛党吗!”我握着话筒的手轻微颤抖了一下,背叛党的罪名不是开玩笑的,但是现在还不能和王耀讲清楚,我调整了一下语气,尽量平静的回复“王耀同志,现在还不行,还请你服从我的选择,苏联的决策,和斯大林先生的决定”随后立即挂断了电话,我能想象得到王耀现在的表情一定是充满愤怒的摔了电话,又或是脸色阴沉的挂掉电话势必要和我决裂。
        我放下了电话回忆起前不久王耀想要访问苏联的事情,5月10日,王耀打来电话,但是斯大林先生却以途中可能会出现安全问题为由提议推迟,王耀没说什么,但是同意了,7月4日,王耀再次打来了电话,我告诉他,苏联领导人员会在8月的时候访问苏联各地采购粮食,王耀只是沉默了一会儿告诉自己毛先生感到很不满,希望可以尽快访苏,但是那时候只有我知道,斯大林先生认为,访苏行程很难做到完全保密,会被西方间谍发现,这样会给美利坚和蒋反共提供借口,因此反对王耀前来。后来王耀也知道了,但无论他理不理解,会议还决定派苏共政治局成员秘密访问中共中央,与王耀等人会谈。尽管苏联部分满足了要求,但访苏一再被拒,已经引起了王耀他们的强烈不满。 但最后,王耀还是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也收回了东北的中东铁路和旅顺、大连的主权,由此开始了中苏密切合作、友好相处的关系。
        但现在的情况来看,那张虚有其表的一纸合约显得那样无力。
        我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拿过电报机,给王耀发了一封电报,大致意思是,中共如果拒绝与南京政府进行和谈,将会被视为是好战分子而处于不利地位。我重申了苏联政府希望中国停止内战、共建和平的意愿,希望中共在没有外来势力(主要是美利坚)参与的情况下与南京政府进行和谈。
        但这份电报并没有等来回信,我确信王耀没有理解我的意图而是在独自生闷气后只好拿起座机拨打了那个熟悉的号码,令人意外的是,王耀接了,但是语气异常冷漠“什么事,伊万同志”我没忍住叹了口气“王耀同志,放心吧,我们不会介入调停,而中共参加和谈是为了揭穿美蒋的和谈阴谋,一旦南京政府拒绝中共提出的条件,就必将成为破坏和谈的罪魁祸首,这样你们就可以继续进行必胜的解放战争。”王耀没有回答,但我清晰的捕捉到了电话那边粗重的喘息声,我便继续说了下去“如果国民党不接受你们的条件,那么就继续解放战争;如果国民党接受,你们可以进一步提出组建联合政府的要求,而联合政府中三分之二的部长席位和政协中五分之三的议席都由中共掌控,从而确保中共在联合政府中的优势地位”电话那边许久后传来王耀的声音“我们会考虑的”。
        我感到头有些微微的痛,急忙把电话挂断了,我怕再谈下去会涉及到我对他的个人情感,王耀,还在元的时候我就和他相遇了,直到现在成为了我一手拉起来的小布尔什维克,但总归骨子里流淌着革命的热血,他也不是会轻易受人摆布的性格……

1950年末前

        斯大林先生退休了,赫鲁晓夫先生上任领导人,苏联调整了内政外交政策,对外缓和了与资本主义世界——尤其是与美利坚的关系,这引起了王耀他们的极大不满。
        我知道王耀肯定会打电话来控诉苏联的外交政策,果不其然,等到下午的时候,王耀打来了电话,这次换我先开了口“王耀同志,我知道你对我们的新外交政策有所不满,但是我们提倡与资本主义国家“和平共处”因为核战争将会毁灭全人类,我希望你们理解这点”但是王耀的态度却异常坚定“伊万同志,战争不可避免,即使发生了战争,胜利的人民,他们在帝国主义死亡的废墟上,将会以极迅速的步伐,创造出比资本主义制度高千百倍的文明,创造起自己真正美好的将来”顿了一下,王耀补充了道“这是出自于《列宁主义万岁》”。
        我觉得王耀已经患上了“战争瘾”但王耀认为我在惧怕战争,这样势必没有未来。
        另一方面,苏联在经济上实行了类似“改革开放”的政策,王耀对此大加批判,说在苏联形成了“现代修正主义的中心”不久后赫鲁晓夫先生执意恢复了和南斯拉夫的关系,承认其是社会主义国家,对此王耀也极为愤慨,认为南斯拉夫的“工人自治”经济是修正主义的急先锋。
        我便开始劝说赫鲁晓夫先生不要在政治上再去大动干戈,转而开始维护一下和中国的盟友关系,赫鲁晓夫先生觉得我说的颇有道理没有出言反对,我随后提出在中国建立“联合舰队”,和在中国境内建立无线电站,但是王耀却认为我侵犯了他们主权,并没有答应,我错误的认为王耀看在中苏友好关系的份上并不会介意这些,却忽略了王耀的“战争创伤”对此赫鲁晓夫先生很生气。再加上中国“大跃进”中王耀一再对苏联专家的意见置之不理,认为“太保守”最后赫鲁晓夫先生阴着脸命令我撤走专家。
         我再次和王耀面对面见面了,王耀站在冷风中,身上穿着的依旧是墨绿色的军装,我扶了一下帽檐,考虑着该如何委婉的告知他,不了王耀好像却已经知道了,云淡风轻道“你是来撤回苏联专家和要回援助的吧?”见我点了点头,隔着很远的距离我看不清王耀的表情,只听见王耀笑了一声后说“终究一切还是要靠自己”我承认我当时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王耀同志,毛先生的政权是我们一手拉起来的,理所当然的要听我们的话也不全无道理吧,但我们依旧是大部分的重要事情都和你们商谈,王耀同志,如果你还认我这个老大哥……”“江山是靠我们打下来的,而你们从没有顾及我们的想法,甚至想要为了自身利益牺牲中国的未来,这点是我们最无法认同的,还有,自从你们撤回专家后我们已经不是同志了,同时我希望这是和你的最后一次见面,伊万”。
        最后,这场谈话以失败告终
        但事与愿违,我和王耀最终还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兵戎相见。

评论(2)

热度(28)